泰山道家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326|回复: 0

认识道教 隆尧篇 2016年年终报告(宣务山上儒童佛 猴祖峰下现真容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-1 09:20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认识道教 隆尧篇 2016年年终报告(宣务山上儒童佛 猴祖峰下现真容)

         2016年是我出山的第十二年,一个十二地支的小轮回,一个小甲子。去年“三阳开泰乙未年”为正式开始起步,今年的“中天教”二岁了,因为经过十二年的成长,成了“十二岁的翩翩少年”。“十二岁的少年”是进步最快的阶段,是经历事故、到历练成熟的关键年纪。因为曾经饱受磨练,所以身强体健、担荷有力。

       一、聊城两个印刷厂的刁难 弓长祖的来历就是受了无数的磨难
      1、2016年4月23号是永年县刘汉乡白塔村“无生老母圣禅宫”的庙会,我提前支付了印刷厂书款,到了22号耿守利、吴刚与冯新华三个人去装车,印刷厂的袁月兵耍刁不让装书。经过一番口舌,让冯新华“抄写”了“欠条”,意思是冯新华“欠他现金”,把还没有印刷(《泰山道家、认识宗教》)刚排版的费用也加了进去。为了拉走书,冯新华按照袁月兵写好的“欠条”,抄写了一遍。袁月兵像疯了一样不停地大放厥词,叫嚣着:除了他以外,我们找不到第二家给我们印刷书的印刷厂。如果第二天不是庙会,我会去聊城把他给揍死。其实拉书的地方是另外一个印刷厂,因为袁月兵自己没装订书皮的机器,他租用的另外一个印刷厂给他装订的书皮。这个印刷厂就直接说了,便宜五毛钱给我们印刷《龙华真经》,因为他给袁月兵装订每本书五毛钱。经过磨难,4月23号的下半夜,终于把书拉到了山东临清燕店的吴刚家,第二天一早去了“燕南赵北”的庙会。
        2、5月份,我们在郑辉的印刷厂印刷《无生老母》,我先给了他一万四千定金后,他给我们要全款,否则,不给印刷。耿守利刷透支卡,给了他两万。他又说要增加一毛钱,成了一块九一本。印刷出来后,书皮没有“覆膜”,没有按照预先定好的要求。这两个印刷厂厂长,都是瘦高个不白的“木形人”(五行属木),注定他们在去年(乙未年入墓)与今年(丙申年被太岁克制)判断失误,他们都失去了“本世纪最大的印书客户”,我们也注定在“天亮”之前“受小人之气”。
       3、我们所熟知的“八十一难到西天”只是个比喻!根本不是“八十一难到西天”,是成千上万的磨难才能到西天。踏平坎坷成大道!一路降妖除魔到西天!齐天大圣一个人到达西天十万八千里很容易,一个“跟斗”就到了。护送肉眼凡胎的“唐僧”(修行人、弟子)到西天,因为还要顾及“唐僧、八戒、沙僧、白龙马”这“一家人”,“一家人”谁出了差错都要连累齐天大圣,从而让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栽了无数的跟头、受了无数的磨难,这就是“弓长祖”的来历。

       二、为家乡做点事 绝不贪生怕死
      1、2016年3月18日10:58:13 泰山法青:老师,大概一个月之内不要去西南方,有些事情会发生。也不一定是坏事,反正是大事,要发生。四月初一以前。不至于流血,会吵架,动手。你打人,因为立场不同。有支持,有反对,很乱。【其实是神圣骗她的,并没有发生。其实我从年前就加大运动量,做了打架的准备。导致右臂的腱鞘炎,现在好多了。】
       泰山道家:十几天前我就知道了要打人了(神圣提示:有人碰我的胳膊,还没怎么打,牙就掉了地上,成了“狗牙”。意思是:把狗牙打掉了。村支书很丧气)。西南方是我们村。西南方我非去不可。我把村支书告了。村支书是个大贪官,只有我能把他弄下来,别人都不敢碰他。
      2、春节后,我花了几天时间,把“西门村网站”设置了45个版块,每个版块做了详细的说明,然后打印下来,与《村民联合会》的框架一起,发放到了西门村公路南的上百家村民手里,全村大约三分之一见到了我。我对村民讲:请你们给贪官污吏捎个信,我李怀珠不怕死。李怀珠生在西街,长在西街,我为西街做点事,打死了,死的光荣。现在知道,是我的这些话,让“狗腿子”知道了,再次达到了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的效果。
       3、2016年8月25日县纪委信访科的一个姓张的公务员给我打电话,他正在查我反映“镇长态度不好”的事情。第二天他再次给我打电话,说明查办镇长需要我的“录音、拍照”作为证据。显然他的执法打了折扣,难道哪个村民会无缘无故的去纪委网站诬陷镇长吗?他对我的为人很是赞赏,我问他纪委书记呢,我给他寄过信,他说调去聊城了,纪委书记也对我予以很高的评价。我们两次聊了将近一小时,这个人还有些正义,就是没有实权。
      4、2016年12月7日,纪委打我的手机,说他们去了西门村,去查1994年村支书挪用铁路补偿金及其私吞补偿款的事情。第二天知道他们去“走过场”了,因为他们并没有调查村民,反而让村支书把村组长都到村委开会,让村组长都知道纪委去了村里调查。很显然,纪委受贿了!我才知道:前一天这个人给我打电话,为什么我的房间忽然不再温暖,就像停了供暖一样,我会“越来越冷”的原因,原来纪委与村支书是“一串的蚂蚱”,都是“阴邪势力”,属于与冰块一样的魔子魔孙。我觉悟到:说明我的运势还没有高起来,说明正义的热量很弱,说明他们落网的时间还没到;等到了明年,中央纪委应该来一个“李怀珠专案组”,他们这些县委、纪委村委的人一起查办。
       5、从去年冬天开始,我把山东省物价局取消水费的文件与德州夏津县的“焦点访谈”《霸道的水费》的情况,在整个西门村做了宣传,村民都拿到了我提供的“不交水费的文件”。 今年寿张镇没再收取西门村每人“三十元的水费”,寿张镇西门村自己打的机井几十年“交水费”的事情,彻底终止了!这是我最大的欣慰!一场“小胜”而已,因为贪官污吏叫嚣“摆平了纪委”,还没有去坐牢。我们看看谁笑到最后。

        三、南汪店里难忘事 蜻蜓点水朝天飞
        1、2016年4月24号,我们在邢台市区的赵金梅(九宫道)卸下15包160本《龙华真经》。随后不久,赵金梅把书送到了隆尧县南汪店村的刘秀庙管理员李景堂家四包,李景堂把书拿到隆尧县宗教局,让道教协会的秘书长刘彦看书,问这本书他能不能发?刘彦说是好书,之后直接把书从李景堂家拿到了他家,之后又通过李景堂从赵金梅家又拿到好几包,发到了邯郸地区的八个县。2016年6月5日,我让张艳平与赵金梅到了隆尧县北楼乡南汪店村,见到了那个76岁叫李景堂的人,据李景堂讲:寺院明末时住着一位宝峰和尚,他留下“碑文”,说:解开(碑文天机)者,后来人也。石碑现珍藏在文物局。我让张艳平通知李景堂,我们8号去他那里看石碑。虽然我们在文物局没看到石碑上有“解开者,后来人也”这句话,李景堂还是认为:我解释出来了,我就是应该去他们那里的那个人。
        6月9日一早,我坐在客车上,心一静,到了无极宫。无生老母正在上朝,群真云集。圣母娘一改过去的温和慈荣,厉声对我下命令:李怀珠听命。我一时不知所措,原来很少跪下,我一看群真都低头作揖,马上跪下听命。圣母娘说:儿啦,娘不能让国家给你几个亿,需要我儿靠自己的努力去拿道场建设资金。今年的“三阳开泰日”(阴历六月二十四日),也是玉帝的生日,就到刘秀庙去举行,那里是我们的道场。于是,我们在7月初开始筹建“隆尧无极宫”网站。我本来打算阴历六月二十日去那里,后来改为六月十五日。因为我知道六月不会太好,要到阴历七月之后才好些。后来圣母娘下令:六月初九(7月12日)去隆尧。我们就是这样来的河北省隆尧县的南汪店村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 2、六月初十上午,我听到了摩托车的声音,知道是刘彦来了,他没进刘秀庙门,就走了。我知道他去见李景堂了,还会回来,大约一两个小时后,门外再次响起来摩托车的声音,刘彦与一个人一起来到刘秀庙,他问我:是图名?还是图利?我说:没有经济基础,什么事情也做不成。另一个人给我提建议:是不是考虑其他地方也修庙?我说:无生老母的法运来临了,我只是在南汪店暂时立足,我们的道场会遍地开花。哪里能建,就在哪里建设。李景堂说:他听从刘彦的领导。刘彦送给我他写的“降鸾诗”,就返回了。李景堂请他们在饭店吃的午饭。
        六月十三日,宗教局开会。我与李景堂一起到了宗教局门口,刘彦不让我进去,说没必要,我来的事情他给局长说了,今天他去给局长说就行。随后,我就去办理其他事情了。一会,李景堂打电话,说局长要见我。我见到了局长,才知道,刘彦根本没给局长说。中午,刘彦管饭,随后去了他村,他让我选庙址。他只知道在村后,具体位置不知道,因为他父亲去世前一年左右,神经病了一段时间,之后告诉他了:日后有人到他们村后来修庙。我对他说:你父亲长的比你高,比你威风。他说:是。他说:他们村的支书说了,想修庙,村里支持。他们这一带很多村都有中天道。我去了他们村就是“教主、活佛”。我既便是有神通,没人能介绍,我也不能出名。
        六月十四日上午十一点,刘彦给李景堂打电话,说:要按照局长的意思办(就是把我赶走,我只有去他那里一条路了)。我让泰山法平告诉刘彦:李怀珠死在刘秀庙,也不会去他们村。【第一次去他家之前,泰山法平问他:如果不交三千六学费,不磕头拜师,我就不去他家。他都答应了,之后我去了他家,他却不提拜师的时期,失信于我。】六月十五日上午,我们在宣务山打扫房间,刘彦到了南汪店庙里去找我。我说:过几天再说。
        3、泰山法春:到了一个很破旧的地方,与好几个妇女一起,先用砖干茬了一下,圈了起来。这次六月初九临行前:路很窄,破旧的小货车(黑豹)停了下来,人家不让走了,后面还有人查。(阴历六月十三日宗教局开会,两个妇女告状,局长宣布停止。十三、十四日,两天没约见到局长,知道还会“有人查”。果然到了十五日早上村里的治保主任去了庙里。中午我们装完车,乡里的四个领导也去了。)
         道场就是军战场,胜负几回很正常,常胜将军有败仗,起伏荣辱是家常。
         龙在泥汪显身形,垫脚龟背始飞腾,难忘七日乡村店,长槁一撑船运行。
       4、南汪店村各种各样的魔子魔孙都去庙里作梗,担心我抢了他们长满荒草的破庙,都被我以“要拼命”的态度降服,他们之前没遇到过“文韬武略”的弘法人,这一次是亲自领教过了。来自山东省阳谷县“武松打虎景阳冈”的李怀珠,最后给他们村民留下一封公开信,告诉他们:给刘秀修庙是村民愚昧无知的表现,因为刘秀在北面的柏乡县称帝,那时候根本没有南汪店村,说“刘秀对你们村有恩”是站不住脚的胡说八道。“刘秀庙”是南汪店村的耻辱!【“刘秀庙”并不是个案,这样荒唐的事情很多,这就是为什么要我来世间的原因吧。】

      四、主席殿里主人到  魔王遭遇降魔佛
      1、阴历丙申年乙未月十五日(7月18日)辛丑卯时,得课:戊、申、卯、子。因为今天很多庙都开门,我们打算到北面的庙发些《无生老母》,顺便找房子,知道是个脸色不白的女人帮忙。我们往北到了尧山县城的遗址村,之后来到了曾经两次发书的宣务山,到了宣务山的“通天议事宫”(无生老母的一间庙)问老太太:你们知道下面谁家有房子吗?老太太不知道,她家不是当地人,她说:可以给当地人打电话,给我们问问。我们到了前面的“主席殿”(信仰“新神毛泽东”的道场)放了一包书,老太太问张艳平:你们不是要租房子吗?你到上面的二楼来看看吧。我们一看,很合适:一个楼梯口可以做厨房,一个两间的、一个一间的,都很宽敞。上午九点多,我们就留下打扫卫生了,下午就开始往这里搬家。搬来之后,老太太告诉我们,我们来的早上,她做了个梦:从东面来了几个人,三个女的,几个男的,都穿着透明的纱衣,就像裸体一样。没想到居然是我们。
       2、来到宣务山,晚上开始下大雨,房顶遍漏。第三天雨停了,东北角的女邻居找上门来,说我们的大白狗吃了她家的鸡。我告诉她:接连下雨,都没出过门;你把狗吃剩下的“鸡毛、鸡肠子”拿来吧,总不能一点证据没有吧,你拿不来证据,那就没有此事。她明知道自己没有证据,还是想讹人,打电话叫来她哥哥,我把情况一给她哥哥说,她哥哥一句话没说就走了。她叫嚣着撒泼,我只好对她说:我给你拼命,你来打架吧。我一按边说着,一边用拳头做单臂的俯卧撑,我们拿出刀枪器械练武;她没想到碰到了练武的,哑口无言的走了。晚上,她男人回来了,叫嚣着不算完。庙主房东老太太出面调解,第二天下午房东做主给了她30块钱的“吃鸡赔偿”,不要赔偿还不行,就此了结了。
       其实她是后面另外一个“主席殿”的庙主,前两次都在她庙里放过书,他知道我是山东人,所以想来讹我,没想到我是“要钱不要命、练武要拼命”的山东人,真是晦气啊!她家就在我们的东临,她出来门就能看到我们在院子里练武,才知道自己草率误判了“儒童的书生气”。年轻时代没怕过任何恶势力,在离家六百里外办武校(临沂市银珠武校)证明自己,中年纵横天下之时更不怕流氓痞子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 五、法院公安恐吓声  从容不迫儒将风
        很多人拿到了刘彦送去的《龙华真经》想见我,刘彦对他们说:你拿两万块钱才让你见李师父。已经给我做了宣传、想让我去“刘通庄”修庙的“中天道翠花张姐八代传人”刘彦没能如愿,妄想不灭,为了一丝希望而疯狂,因为60块喷绘着“隆尧无极宫”的广告贴满了隆尧县城。2016年7月29日,她给张艳平打电话,说:宗教局说的,山东法院来查书(无生老母),让我们赶快把放在南汪店的《无生老母》拉走。并且让我们关闭“隆尧无极宫”网站。李景堂也疯狂的打2次电话,他说是隆尧公安局的人打给他的电话,让我们把书运走。我急了:你有空就背诵《圣帝爷心法》静静心。书就在那里不动。庙里发的书,就应该放庙里。他们给你打电话,高兴点、自信点,别对他们的妖魔邪说动心,动了心,就是受魔缠,就会给中天教丢人。连死都不怕,怕什么公安局?我们又没收谁的一毛钱,李景堂那里是无生老母的庙,《无生老母》就应该放那里,放到别处就是错的。如果李景堂那里没有无生老母的神像,我们根本不会把《无生老母》放那里去。
        上午11点,刘彦给宣务山“主席殿”的庙主打电话,让我们躲一下,说会来查我们。【我们不躲,因为我们光明正大,躲了反而是做贼心虚。】晚上19点50分,张艳平打电话,刘彦说:今晚隆尧县公安局可能会有行动(是因为“关于刘秀与刘秀庙”那篇文章引起)。【说明:公安局的“晚上行动”都是针对案情重大的“惯犯”的,根本没有必要对“住在庙里的外地人”在“晚上行动”。】
        晚上,我为了等“公安局的人来接我”,我特意睡在了楼下门口的地铺。等到夜里一点多,梦到两棵“樱桃树”,我说是不是砍掉呢?不旺好像不能结果。一个人说:不能砍掉,正含苞欲放呢。瘦弱的两棵“樱桃树”真的成了健壮的含苞欲放的盛果期的样子。第二天一早,我告诉张艳平:今天开始,只要刘彦给你打电话,你就直接挂断,不再听他说任何事情,别再让他给你传递妖魔邪说干扰你了。

       六、魔障过后是晴空  心焦此缓步云程
       1、魔王不能撼动我们,就去逼迫李景堂,李景堂几次三番的催我们把卸在“福胜寺”的《无生老母》拉走。7月31日(从南汪店转到) 宣务山 35包,邢台市张艳平家35包,郭俊华家35包,南汪店剩下8包后来拿到了宣务山。曾经是村小学的“福胜寺”年久失修,屋顶漏的雨水湿了几包书,因为当时不知道,到了发书时候才发现,大约有二百本不同程度的被浸泡,其中一百多本书要1页1页的揭开,有些书皮和圣母娘的像都粘的很结实,因为书皮没有“覆膜”,粘在了一起,一掀开书皮就烂了。后来从印刷厂拿来30个书皮,剩余的没有书皮就不多了。残破发不出去的,我们会留下,作为“中天教史料馆”留给后世子孙的“文物”,它记录着我们这群“先头部队”开道白阳世的艰辛与魔障。
       2、丙申年六月初七、初八、十一,刘彦写了“降鸾诗”,他以为应该送给我,实际是让他知道不要犯糊涂的,结果他还是犯了糊涂。“心焦、此缓、步青云”这是六月初七写的其中的一句话,这是神圣告诉我来隆尧县所要的经历的“三个”过程,或者说“三个阶段”。六月初八中午的降鸾诗(圣恩朦胧看不清,自称圣人无秤星),都是批评他的,他还以为神圣让他警告我呢。 六月十一晚:
       使者令色不一般,老母未来掀新篇,陌生认知不到位,恐前绝后怕走偏。
       姜尚渭河坐垂钓,实际付出等机缘,绽放功法弥勒祖,弓长职责封圣贤。
       七十二贤合一处,十二员将护法坛,金木水火土星启,文曲下凡是状元。
       莫看白袍一小将,无极链锁九州天,中天玉皇惊堂木,十万天兵斩妖仙。
       大道天启山东启,首敕遮天一统蓝,百年折损短一寸,三丈六尺是原先。
       今朝五尺将不到,五岳独尊三千年,三千多年苦受尽,老母搭救复圣元。
       五处公馆办事处,遍地开花无阻拦,老母懿旨龙头起,巨龙腾飞九重天。
      大道蒙恩再扶起,雄狮苏醒度道船,七色金光普大地,太平盛世一万年。
      中天教在 “燕南赵北” (邯郸、邢台、石家庄、保定、北京房山区)的“五处公馆办事处”就是出自这里的提示。

       七、魔王拜见弓长祖  才知造孽好多年
         2016年4月25号(三月十九日),第一次到邢台市降尧县山口镇(宣务山)发放《龙华真经》22包704本,我们竟然看到了来自山东章丘的包车大客。四月初一才是正式庙会,2016年5月3号又带去30包960本。快到了山口镇堵车严重,原来是交警封路,不让大货车经过山口镇,人山人海,庙会的“热度”让人震惊。因为很多人拿到了《龙华真经》,隆尧县当地人的“神佛爱好者”听说发放《龙华真经》的那个人住到了“主席殿”的二楼,三三两两来找“山东来的师父”。开车来了三个人,中其的一个妇女说:她不识字,找了一个人每晚给她读,她听了两遍。
        一天来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年纪大的准备在自己的三亩地里修建无生老母的庙,什么都不懂,还很顽固,说:圣中的神圣告诉他了,他那里就是“中京”。我劝他:让年轻人读经书之后接你的班,你不懂教义,不能分辨“圣中的神圣”是真是假,不能胜任“管理道场”。另一个更是臭不要脸,他说:圣中的神圣经常指点他,我东北面另外一个“主席殿”就是他让庙主修造的,他“行好”了,有功德吗?我问他:你说说什么是明心见性吧,你都没听说过,你让人愚迷,让人“心神向外,迷失自性”,让人到死都没明白什么是正法、沦为了魔子魔孙而不知,让人白活一世,你打着“行好”的幌子,做了“谤佛毁法,害人慧命”的坏事,你说你有什么功德?你罪行累累。
        经常去“主席殿”活动的几个“毛教徒”在一个人的介绍下来见我,我告诉他们:青阳佛是燃灯佛,红阳佛是释迦佛,白阳佛是弥勒佛,根本不是毛泽东。毛泽东根本不是神,《无生老母》第48篇提到了。问:什么是神?我回答:只有受过皇封的人才是神,比如:很多皇帝加封过关羽。你们都知道“四人帮”吧?江青是谁?是毛泽东的老婆,他竟然管不住老婆,让江青整死那么多人?作为国家主席的毛泽东没有责任吗?你们经历过“大炼钢铁”吧?饿死多少人,你们知道吗?毛泽东平全国人民的祖坟,失去入土的资格,直到“毛主席纪念堂”改成“公正堂”毛泽东的审查才结束。他们听了这些“历史知识”都傻了眼,明知道我是对的,就是不改错。
        神圣把“推倒旧佛换新佛”的弓长祖比喻成了“毛泽东”,“新神毛泽东”是比喻用“白阳佛法”开道白阳世的“宗教界的革命家”,根本不是毛泽东真的成了神。借用毛泽东作比喻的同时,也是看看你们对毛泽东了解多少,结果你们都没有对毛泽东的公正评价,心地欺瞒的隐藏了毛泽东的罪过。你们是与“不为君王唱赞歌,只为百姓说人话”的高风亮节截然相反的“盲目献媚”!
        毛教徒问:弥勒佛的教化与原来有什么不同?我给他鼓掌!因为他们这群人没有一个人这样提问题。我告诉他:1949年之前,国家文运不开,很多人不识字,一个村子没有几个识字的人,得到一本书很不容易,所以只有极少数的人有条件“研习经典”,能成为道教佛教“单一专科”的“天仙状元”已经是最高层次了;成为“融通三教”的人,更是寥若晨星,根本不能成为“派别主流”。1986年开始普及九年义务教育,幼儿园就有英语教学,电脑得到普及之后,一个问题能有几人甚至上百人为你解答,普通人有了“闻一知十”的条件与可能。所以,弥勒佛的佛法是“儒释道三教合一的白阳佛法”。

         八、泰山道家换网名  域名变为中天道
         8月份,泰山道家论坛的域名网址(泰山道家)受到腾讯公司的关闭,凡是发到QQ的网址都打不开,理由是没有“备案”。赵波向腾讯公司说明我们已经提交了“备案申请”,只不过还没有批复下来,随后,恢复了开通。
         9月1日下午开始,域名再次打不开。空间商说:我们的“泰山道家”域名被国防部“墙了”,原因是里面有“中天教论坛”字样,凡是带有“教”字的网站都是国家敏感的,换个其他的域名就可以。就这样,我们把网址换成了“中天道”。6日,“中天道”域名开通。我们要求空间商向“工信部”提供我们的数据,我们办理“备案”。空间商是香港的,香港没有“工信部”,不受中国的“工信部”监管。我们就这样不能办理网站备案。
        2008年第一次域名“泰山道家”。2016年9月6日第二次域名“中天道”。2017年(金鸡一唱天下白)之后,第三次域名“中天教”。

       九、虎头山热地熟人  张艳平展示真道
        1、2016年阴历九月十九日(10月19日),是“虎头山”(中京)广神岩的庙会,我与张艳平、冯新华一起去发放《无生老母》。去年张艳平遇到了我们,今年成了得道的中天教弟子,发出去几千本书,真是“弹指一挥间,物是人非”。前几次去虎头山都没有去“蟠桃园”西边的山,如果西山没有山路,我们就修一条,在山上搞建设没有大路不行。“蟠桃园”在虎头山“佛祖殿”的西面,是被“西山”围绕的一个圆形的山坳梯田地带。虎头山山脉往西行了大约一千米有了分支,一条继续往西去呼应远处的高山(外围),一个分支往南、往东南,迂回到了无极宫山门的位置(内围)。我从无极宫山门的位置往西行,是一条能过小货车、或者铲车的生产路。我沿着山路往上,发现山路好像是去年刚修过的样子,刚栽的小松树很小,不仔细看就看不到。我沿着“蟠桃园”的西边山路往虎头山的位置前行,生产路修到了靠近“佛祖殿”的位置,仅差一百米左右了。这是最后一个之前没走过的山路,这次彻底心静了,看来“只欠东风”了。
        遇到很多熟人,他们都打听关于无极宫的消息,我告诉他们:我来到了邢台,住到了隆尧县山口镇。有人说我南汪店的事情没办成,我告诉他:那里仅仅是我的一个“落脚地”,只有南汪店的李景堂邀请我了,其他的庙里没有人邀请我。李景堂邀请我,我来到了“燕南赵北”,落地生根了,南汪店的任务就完成了。我让张艳平记下几个称湾村的手机号,2017年之后,我们要到他们村租好几套房子,作为建设无极宫的临时宿舍。

        2、张艳平见到的龙王爷:10月15日哪天师父就问我(张艳平):十九那天天气怎样?我说:多云。师父说:有雨吗?去问问龙王爷。我说:多云转晴。今天早上真的雾很大,10:00以后天气转晴了。师父还问我,龙王爷长什么样子?我当时没敢回答,去虎头山的路上我才对师父说:我见到的龙王爷不是庙里的“龙头”样子,是个方脸的神圣,我看对了吗?师父呵呵笑,说:当然是人,怎么可能是个庙里的“龙头”龙形样子呢?不只是龙,所有道行超过三万年的动物,只要受过玉帝的敕封,都是“人”、都是与人一模一样的神圣。
       3、蛇精附体的女孩:下午,有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,瘦高个子,来请书,自称天生明眼人,能看事,坟地。师父问她读过《葬经》吗?知道五戒、八戒吗?她都不懂。女孩说:她在家上香后就能看事,有时候不上香也能。师父让我(张艳平)看看,谁给她本领?我看到“太上老君手拿拂尘”。太上怎么会给她本领呢?正在想又看到头很大、又有些模糊,接着看到一条白蛇,6000年道行,啊,原来是白蛇变化的“太上老君”,蛇精还想变成“牛魔王”。师父警告她:你的本领来历不明,你要付出代价的,因为给你本领的东西采你的“精气神”,你家人会疾病破财的。
       4、来帮我们发书的南和县这个有缘人有些好奇了,他说:他的胃不好,右胳膊疼。师父让我(张艳平)给他看一下。我看到他的胃部有一只300年的蚂蚁,右胳膊肘稍下有只200年的蜘蛛。正说着,有个老头拉着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走过来,姑娘走路双膝对着,走的很慢,是残疾。我(张艳平)看到一只50000年的螃蟹在她后腰部。

       十、全真教皈依弥勒佛  万教归一已上演
       1、我们离开虎头山,去了沙河市区的甄泽观,我们说明来意,在负责人的热情接待下,我们遇到了一个叫李同吉的道长,留下六包528本《无生老母》。他只留了一本《龙华真经》,因为他看到里面有说明“道观寺院没有正法”的文字。卸完书他要见我,送给我《血书宝卷与性命圭旨》。我告诉他:不能再印刷“古本竖行”的书籍了,现在是新时代,这种形式是(1949年)解放前的格式,我这样的人都是新时代的人,受的是“横行书本”的教育,根本看不惯这样的“古本竖行”格式。要顺应潮流,要让青年人轻松读懂经书教义才是“后继有人”、才是达到了出书的目的。道长点头,表示认可。我告诉他《白阳大藏经》有《宝卷藏》,里面就有他这本《血书宝卷》。
        道长说:我们说白阳世开始了,大家才知道。我说: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承认白阳世的道士,日后道教会皈依中天教,佛教也会皈依中天教,无生老母在降鸾诗里面提到了。道长对我说:你要操劳了。师父说:大家分工不同而已。我让道长推荐道观,道长说地名,我用笔记下来,大都市武安市的,也有沙河市的。李道长与我互相敬礼道别。我第二天去道长推荐的道观去发放《无生老母》与《龙华真经》。

       2、我们离开甄泽观,返回邢台市区,我问张艳平:道长是哪个神仙哪里的?是道家的?还是佛教的?张艳平没有马上回答上来,她只看到圣帝爷在微笑,一小会张艳平说:道长是太上老君那里的童子下凡。我说:是老君那里的。你就是反应太慢了,要多去锻炼,不要怕说错,不要在乎对与错,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就行。不要觉的是自己有了神通,实际是人家弥勒佛在显法,因为弥勒佛是我们的教主,我们有神通与我们这个人没关系。如果自以为是,就是堕落入魔。之前那二十多个曾经有神通的中天教弟子,都是自以为是之后堕落的。

       十一、五浊恶世色魔狂 顺借魔力把道扬
        2005年春夏之交,我住到了阳谷县东阿镇的海会寺门前,从事预测职业,镇上大集的时候就去摆摊。一天一个偏胖的女人对我很好奇,因为算命的从来都是留胡子的老头子,而我却是少壮派。她满眼疑虑的看我,我送她一句“你家东北角有一棵槐树”,她问我去过她家吗?我家离这里60里路,怎么可能知道你家?我告诉她我是“来人不用问”,你站在那里,我想知道你就能算出来。她问了我的住处第二天去找我,看到我一个人就开始放荡,我说:去除槐树上的让她男人有病的妖魔,我会合理收费。她说了“出轨有理”的话就走了。过了两天又来了,这次直接脱了上衣,我没动,她穿上衣服走了。晚上我去田野练功,(有人告诉我)是“色魔”来考,心里一惊,我庆幸过关。6月30日进聊城,一举成名。城市更烂,道德沦丧。到了泰山也一样,多次经历色魔考。一个离了婚的聊城老乡,经常去找我发牢骚,我只是听。我告诉她我是“真男人”,她信服,至今我还经常为她治疗感冒之类(吃药不管)的不适病症。
        泰山道家论坛火起来之后,遇到爱好宗教的很多女人,她们带着各种各样的妄想走进了宗教。一些女人被中天道的神通折服,主动说“出轨有理”的献媚话。我就顺着她们的意愿游戏她,之后她妄想让我听她的(删除帖子、管理版块,等等),结果她碰了钉子,她发现我“铁石心肠”,“原则性”决不动摇,她才发现她的“付出”没有得到回报,她只是为“泰山道家助威、呐喊的吹鼓手”,她发现自己“上当了、被骗了色”,露出了“色魔”的本来面目,其实她就是“色魔”附体的法奴。我只不过没有“打草惊蛇”,我让你“弘扬正法”立下功德,让你放下私心别把自己的臭皮囊当回事,是你自己没得到“你想要的妄想”,并没有善始善终的“弘扬正法”,翻脸的那个人都是“色魔自己”。色魔,你懂了吗?这就是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”。
        让“色魔”为我所用,成为助道工具,慢慢生出“舍身办道”的无量道心,彻底“改邪归正”;就像三万年的妖精可以成为我们的“护法”一样。这样火候“弟子们”根本把握不了,因为你们根基浅薄,也没有那样的定力与胆魄,因为你从小至今没有“主动练武”流汗,如果让你一沾“色魔”你就会倒下沦为法奴。如果我堕落了,就没有神通了,就要回家种地!你说我可能为了眼睛看到的那点东西丢了神圣对我的期望与重任吗?
        气急败坏的“色魔”拿到我的“把柄”去宣扬我,这是什么?这是挡住“无缘人”的魔障,这是送给中天教弟子的“龙门”,这是替我消业障。一举三得。三期龙华会选佛,没有重重考试怎么可能回天成佛?“天仙状元”怎么可能没有“含金量”?你们站在正常人角度看我的好色犯戒,那什么是“铺路石”呢?好色犯戒的我为什么一直在前行呢?

       十二、猴来害猪搬石头 申公豹集团破产
        秋天,神圣提醒有人“臭我”,我早知道今年丙申猴年会有人“谋害”,(大运七杀、流年正官,官杀混杂,好名孬名都有)因为我属猪,猴来害猪,不过“官运当头”的我没有人能奈何我。九月份,随着有弟子退出中天教,渐渐露出了端倪。有“老弟子”想把我这个“师父”当成“爹”,当他看到两个老娘们用微信嚼舌头说“爹”的坏话、并没有找“爹”问清楚原因,更没有维护“爹”,反而搞了一个QQ群,想拿到证据把“爹”送到监狱。三十多岁人“老弟子”竟然不如一个二十岁的小青年,小青年马上知道这是“考题”,为什么“老的”反而不如“小的”呢?事实证明,“老糊涂”多如牛毛,所以才有了少年英俊层出不穷。
       到了阴历的十月初二(11月1日),元明静子来见我,考场完毕。11月16日,我在微信群开骂:有人要给我道歉吗?结果阳奉阴违的“申公豹集团”的人都装糊涂,没有人给自己留后路。我想到了慧能大师被师兄们追杀了十五年的悲惨!我不是慧能,慧能不是我,我的修养很差,我会到他家杀了他们。
        我费解,为什么这些“小徒儿”们就这么不自量力呢?你们难道没看过李怀珠的来历吗?李怀珠弟子活灵活现的神通还不能说明李怀珠是“真命天子”吗?难道李怀珠会栽在你们这帮畜生手里吗?如果李怀珠去“坐牢”了,你们谁来替代李怀珠主持“三期龙华会”?“破台灯为什么不照你”?你们这些畜生为什么就没有半点正常人的智慧了呢?一个“试金石”引出来四个人组建了“申公豹集团”(四人帮、四个上当有心魔的畜生、嚼舌头),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永远的把自己钉在了“耻辱架上”,你们将“万古留名”。痛改前非吧,将功补过吧。没有李怀珠,就没有你。就连李怀珠都是为三期龙华会而生你的,你那点小命真是微不足道。
        还有拜师十年的弟子,竟然不知道来找李怀珠干什么来了?他们为什么会忘了来找我干什么来了呢?竟然不知道网站三令五申提到的“依法不依人”,这样的混子对我出现误判,也就在情理之中了,说明他从来没有精进过,是个“屡教不改的糊涂虫”。有的弟子不学我有修有证的“白阳佛法”,对我的为人横加指责,你算个草啊?你知道什么是“道考”吗?就是让你离开中天教的“考题”,这是天机。为了把“无缘人”挡在门外,当然需要“申公豹”去散布我的“绯闻”,这是天机。把这天机公开没事,因为人都很混蛋,就是现在让他们知道,过几天他们就忘了,他们到时候也会“临事而迷”,所以,现在就是告诉你也不能保证你日后不会发昏,你依旧会发昏。很多人并不是真的来“学佛、修道”想回天的,而是带着各种各样的私心;还有的是带着回天梦想,慢慢生出了私心;私心没有得到满足,就生出了怨恨,于是在漫长的修行路上放任自己,把自己的“劣根性”暴露无遗,出了洋相。

       十三、编撰七部无生老母  修炼到第七个阶段
         2016年3月31日开始,对《无生老母》里面的句子进行解释,因为里面的句子有些是与《龙华真经》相似的,实际是分讲的《龙华真经》,一般人只能囫囵吞枣的去读。有些很简单的词汇比如“念佛”,人们会以为是让人“念佛号”,他们根本不能想到“念佛”的本义是让人有“与佛无二的心念、想法与境界”。这都是我必须解释“降鸾诗”的原因。
         开始的时候,只是站在我的角度,觉的大众明显不懂的就“稍微”解释一下,忽略了人们会用魔法的思想去理解,只是把“降鸾诗”搜集到了一起。排版的时候也没想到是“五十首”一本书的形式,因为不知道具体多少首够一本书(190页),是排版的选择了“五十首”,于是就这样定下了规格。等到了7月1日发行《无生老母》第一部的时候,就发现里面很多不足之处。因为从那时候开始,积累的经验也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细致了。8月29日完成了350首“降鸾诗”,发现前面的真的要去重新编辑,里面还有个别解释错的,于是又从第一部开始重新编辑,到现在为止,编辑到了164篇第四部。2017年会重新印刷第一部,大约250页左右,内容增加了很多,能够真正体现现在的水平。
         11月初,再次遇到了“清莲心 度人寰” ,知道是无极宫的“静儿”,要她写的150首诗,编辑成为三部,加上已经有了的七部,成为“降鸾诗”十步曲。因为娘的功是“十步修行”,所以要有“十部降鸾诗”。“清莲心 度人寰” 这个东北妇女不知道自己写的诗句什么意思,就知道要写。她写的“降鸾诗”与“拜佛童子”等人写的不一样,难度增加很多,有的一整篇都是莫名其妙的字句,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。有的还有落款,注明了哪位神圣的名字,说明这次是哪位神圣降鸾写的。其实“降鸾诗”是神圣的集体创作,很少某一个神圣自己说的,因为“十方三世佛共同一法身”。
        “降鸾诗”一般不太长,清晰的说明几件事情。里面的词汇相对于《龙华真经》这本书来说清晰的多,因此,“末后、莲宗、续莲宗、未来法”等等名词概念的寓意,都被我轻松地从另外一个角度敏锐的捕捉到了,深感简明版的《龙华真经》里面存在缺失之处,这是促成“经典版”《龙华真经》取代“简明版”的原因。
        目前已经编辑了七部《无生老母》,说明我修到了七层,越往上肯定应该增加难度,把“莫名其妙的字句”解释出来这才是境界。一直在往前走,默默耕耘。生命不止,耕作不息,无悔人生。

       十四、宣务山上儒童佛  猴祖峰下现真容
        等我从南汪店搬到宣务山我就知道,这里才是我该来的地方,之前南汪店的经历只不过是先上演了一个“小插曲”而已。2004年冬“百日功”完功不久,玉帝让太白金星领我去见元始天尊,天尊送我四句钧语,曰:遇海成名,遇青则止,逢山便上,见九身拜。这里是“宣务山”,而且“宣、务”这两个字的前面都有一个“山”字旁,电脑根本打不出来这两字,是这里的“特产”。这里是太行山上下来的一条龙,我住的地方就是结穴的地方,是“朝阳穴”。安顿下来之后,思路很清晰,想到“申”(丙申年)就是九,于是从2016年夏天开始《中天弟子规》规定,见到别人:立定,合掌,鞠躬45度。塑造中天教弟子谦恭、彬彬有礼的形象。
        一天我与金永峰来到宣务山的山顶,看到山顶的凌霄宝殿、齐天大圣庙,一块写着“猴祖峰”的巨石立在石龟上面,我暗叹!真是我应该来的地方啊!真是命中所定啊!会不会创造人生顶峰?不久就会知道。
       在这里解释的“降鸾诗”更加细致了,解开了所有的疑问,明显觉到了“天人合一”的境界。在解释完350首“降鸾诗”后,境界明显不同原来。进入12月份深感《龙华真经》到了重新编辑的时间,于是从6号开始从头编辑,一气呵成,修改了里面因为境界不够带来的偏差,让“简明版”升格为了“经典版”,为2016年圆满的画上了句号,一个“人生顶峰”已经赫然形成。
        2016年7月1日开始发放《无生老母》,将近2万本基本发完了。从2015年8月份开始发放《龙华真经》,将近2万本基本发完了。这是我在2008、2009年之后,第三次传书布道。“天下传道三年整,千日功劳果完成”后(2016年12月)老母赐予佛名“儒童佛”。
        河北隆尧宣务山,三次来到把家安,两次传书是布道,宣传教务道场建。
        唐尧圣地古尧山,为待石佛教务宣,老娘赐名宣务山,千年道场万古扬。
        我儿弘道母心宽,能文能武正气娴,十个钟点著经书,一个小时把武练。
        三教精义都吃透,心怀天下志全球,白阳正法金箍棒,立定中京成云楼。
        宣务山上儒童佛,猴祖峰下现真容,坐朝问道谁知道,金鸡一鸣来报晓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李怀珠 2017年1月2日 于河北隆尧县宣务山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泰山道家  

GMT+8, 2017-1-21 02:1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